法官评滴滴顺风车事件:缺乏对司机约束力,未消弭犯罪风险

滴滴顺风车是否提升了性侵案件的发生率?8月28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北京海淀法院获悉,有法官撰文指出,尚无数据和实证认为滴滴推高了犯罪发生率,“目前尚无追究平台刑事责任的案件”,但滴滴平台将出行由线下转移到平台内时,缺乏对司机足够的约束能力,未有效消弭线上的犯罪风险。

据北京海淀法院法官姜楠统计,2014-2018年北京范围内,可查滴滴车主在完成订单过程中犯强奸罪2起、犯强制猥亵妇女罪2起(涉顺风车3起、快车1起);作为对比,出租车涉强奸罪2起,黑车涉强奸罪1起。同时考虑到黑车中犯罪黑数相对较高(被害人不报案)、破案难度更大,“目前从有限数据上,不能认为滴滴推高了犯罪发生率。”姜楠说。

姜楠同时表示,作为日活订单千万级的平台,在北京滴滴司机(含顺风车)人口基数应该要大于其他出行方式,考虑到这一点,案件数更接近于正常分布而非异常推高。

澎湃新闻注意到,前述4起涉性案件中,有2起司机通过锁死车门、阻止下车方式完成性侵。为此,姜楠分析说,滴滴创造了一个特定场合,被誉为“半公开、半私密”的密闭空间,司机在此空间内有强大的心因和物理掌控力,“滴滴将出行由线下转移到平台内时,不可避免的将犯罪风险同时转移;转移风险却未有效消弭风险,这是如今被责难的原罪。”

“崭新的出行方式和旧有风险与权责观念交织下的网约车出行现状。”姜楠举例说,有两组案件可以佐证,第一组案件称之为“衍生型强奸”,滴滴司机在完成订单后,和乘客建立私人关系(加微信),后在第二次见面时实施强奸共4起(顺风车2起、快车2起)。被害人对被告人的明显轻信与相识场合不无关系,虽然不可归责于平台,但亦是推行社交化带来的不良后果。

此外,第二组案件体现为滴滴司机面对犯罪的不作为,1例为拼车订单中女乘客明显酒醉、司机放任拼车男乘客将其带走,未做任何处理,后女乘客被强奸;1例为犯罪分子冒充已约滴滴司机,后司机致电被害人得知其已上车,被告人告知司机“不要管了”“人我接走了”后司机未作任何处理后离开。该类案件反映出在平台设计中缺乏司机积极履行安全保障的便捷途径和有效的制度激励。

此外,姜楠还提出了另一个问题:无法审核司机犯罪记录,滴滴冤不冤?

“有犯罪前科人员时,在注册滴滴司机时均不应予以准入。”姜楠认为,滴滴虽然实质上已在提供运输服务,但其自认尚停留在居间商,从准入审核到人员管理再到评价奖惩,缺乏对司机足够的约束能力,“即使短期无法实现和公安机关的数据对接,一个最为原始的方法——要求司机提供无犯罪记录证明依然可行。”

如此看来,故意伤害、性侵案件发生,平台是否必须承担法律责任?姜楠表示,目前全部案件中,尚无追究平台刑事责任的案件,民事方面则无法直接断言平台是否需担责,“但社会责任、价值取向和法律责任不能混为一谈”。

钢企业绩大面积飘红 分析称三季度还将持续上升

受益于国家供给侧改革、去产能,钢材市场供需关系改变,今年的钢铁行业上半年业绩一片大好。

截至8月19日晚10时,Wind数据显示,A股已披露中报的23家上市钢企业绩清一色正增长,其中12家净利润在10亿元以上,业绩同比增长50%以上的有18家。

  有意思的是,8月27日晚间出炉的两家公司业绩暂列目前已披露中报钢企的前两名。

具体来看,宝钢股份以1485.34亿元的营收和100.09亿元的归母净利暂列上市钢企“业绩王”。中报指出,上半年,公司完成铁产量2276.7万吨,钢产量2395.6万吨,商品坯材销量2326.1万吨,实现合并利润总额140.8亿元,创下上市以来同期业绩最好水平。

鞍钢股份上半年完成营收468.82亿元,同比增长20.02%;实现净利润34.99亿元,同比增长91.94%。

中报指出,上半年,鞍钢股份及下属子公司生产铁1135.02万吨,同比增加6.29%;钢1184.35万吨,同比增加8.57%;钢材1074.30万吨,同比增加5.13%;销售钢材1051.33万吨,同比增加5.18%,钢材产销率为97.86%,钢铁主业规模进一步扩大。

另外,华菱钢铁于24日公布了上半年业绩,显示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达到438.81亿元和34.39亿元,分别增长24.14%和259.59%,扣非净利润也达到34.28亿元。

在公布业绩的23家钢企中,上半年业绩同比增幅超过50%的有18家,其中安阳钢铁、柳钢股份、新钢股份和华菱钢铁上半年净利分别达3562%、415%、277%和259%。

对于业绩大幅向好的原因,多家公司均表示,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以及环保治理力度加大,钢材市场供求关系有所改善,钢材综合价格同比有一定幅度增长;加之公司优化产品结构,提高了盈利能力。

在二级市场上,昨日33家钢企中,除三家停牌和华菱钢铁微幅下跌外,整个板块全面飘红。今日鞍钢股份等钢铁股走势也不错。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钢铁行业目前仍处于快速上升期,出现了产量上升和价格快速上涨的情况。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唐建伟认为,目前钢铁需求迅猛,还是与前几年去产能有关,导致了产品供不应求。另外中国经济仍在平稳增长,房地产投资还在加快,基建也保持了一定的速度,以及制造业快速上升,这都拉动了钢铁的需求。

东兴证券研究报告指出,下半年环保限产将进一步压减有限产能,而需求在“稳预期”、“稳投资”的背景下有较强韧性,甚至边际向好,钢价仍存有上行空间,股价将伴随钢价上行而进一步向上修复。

对于钢铁板块的未来走势,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刘振江8月22日公开表示,2018年到现在为止是中国钢铁行业在金融危机后的10年中运行最平稳的一段时间,是全行业经济运行各项指标波动最小的一段时间。钢产量也有所增长,钢材价格稳定在合理区间。中国钢铁行业从2016年以来一年比一年好。2018年上半年更好,第三季度基本胜利在望。四季度和2019年,会面临更多的挑战。

如何打造油气链跨境产业共同体?

「油气时代」

随着国内机会的逐渐饱和以及政策的逐步放开,走向国际化已成为中国能源企业当下最重要的发展特征之一。如何提高中国能源企业的国际化能力,已成为能源行业的大话题。

8月23至24日,由石油Link、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8年国际能源高峰论坛暨第二届石油Link能源领域创新及资本与项目对接大会”在北京举行。会议上,石油Link提出将打造“新油气时代下的产业共同体”,赋予中国能源企业国际化发展的新动能。

能源行业发展的三大新趋势

业内专家普遍表示,随着中国能源结构转型升级的加速、全球能源供需格局的变化,能源行业出现了新的挑战和机遇。未来能源行业将面临的主要变化包括:对低碳清洁能源需求量上升,创新技术加速涌入能源行业,中国能源行业全球化发展加深。

“国际能源行业正在从传统能源向清洁能源转变,从高碳向低碳转变。”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国际能源研究所所长王进如是表示,“这就需要能源企业要从单一向多元化功能转变。”

  事实上,在这一趋势下,很多传统能源公司已开始扩大低碳能源业务,这在天然气领域和新能源领域表现尤为明显。

“天然气环保高效,发展也方便,与可再生能源可以形成互补,所以中国的天然气将迎来快速发展期。”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表示,“为了弥补国内天然气供应的不足,要加大对LNG的投入。”

张玉清认为,目前全球LNG的供应形势较为宽松。全球LNG贸易量从2007年的2264亿立方米上升至2017年的3934亿立方米,增速为5.7%,2023年全球LNG贸易量将达到5000亿立方米,增速为4.1%。LNG贸易量在未来五年将增长30%,推动形成更具有竞争力、全球化天然气市场。相比管道气、页岩气等替代燃料,进口LNG要具有一定的价格优势,否则单纯依靠政府价格补贴,无法实现长久健康发展。

此外,新能源发展也不断升温,甚至引发了不少传统石油公司争先布局。延长石油集团延安新电能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徐进介绍了延长石油集团新能源业务的拓展情况,也成为了化石能源和新能源协同发展的典范。

同时,油气行业在告别粗犷式发展阶段后,对高新科技、新产品的追求表现出了很高的积极性,越来越多企业开始尝试向能源行业引入跨界新科技。

国际化与跨境产业共同体

中国能源企业国际化发展,成为了备受热议的话题。当前,由于中国对海外油气进口量的不断提高,使得中国能源企业的发展必须转向国际化。

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胡必亮表示,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已达到69%,天然气达到39%,因此,加强同海外国家的能源合作,对我们资源的保障非常重要。

为此,不管是在国家层面还是企业层面,中国都在积极布局。例如2018年,中国正式推出了上海原油期货,以提高中国企业在国际能源市场上的参与度和抗风险能力。

“对于期货行业来讲,未来的下游发展就是怎么样在国际市场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副总经理陆丰表示,“随着原油期货的推出,越来越多的涉油企业和境内外金融机构完成了市场的介入,参与了初期工作,使得我们中国的原油期货推出后,价格跟欧美市场形成了良好互动关系。”

一方面,中国能源市场对外在加大开放程度,国内能源企业在加速拓展海外市场;另一方面,海外能源企业同中国企业合作的意愿也在提升。本次会议上,几内亚比绍国家石油公司以及伊拉克著名代理公司SAPCOGroupMrooj公司分别介绍了各自的石油勘探现状以及在油气领域的潜力和机遇,并希望能够与中国达成合作,已有邀请一些中国企业前往考察的计划。

  “在新油气时代下的产业公司,最终都是国际化的全球企业。”石油Link的CEO马一峰在会议上如是表示,“这些公司将具有国际化视野、跨界技术解决方案能力、资本利用能力,同时也是行业新生态的参与者和建设者。”

马一峰表示,石油Link通过对500多家能源企业的研究,并结合大量行业数据分析后发现,在国际化之路上,目前中国能源公司普遍反映出四大难题:缺乏进入海外市场的渠道,缺乏新技术和产品,缺乏资金,缺少海外中高端人才。

基于此,他提出了中国能源企业国际化发展的全新模式——打造新油气时代下的“跨境产业共同体”。即通过广泛链接海外内资源,在市场渠道、技术产品、资金、高端海外人才等方面为“产业共同体”成员企业附能。

众安在线前7月保费51亿超去年全年,亏损收窄,车险成新增长点

众安又亏了。

2018年8月27日收盘后,众安在线(06060.hk)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未经审计的财报。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共亏损人民币约6.67亿元,比2017年下半年的7.09亿有所缩减,但是是去年同期2.88亿的两倍多。

但其实,众安的收入有着大幅的增长,今年1-7月的保费收入超过了去年全年。8月17日发布此消息时,股价上涨了约10%。再加上旗下子公司众安国际与软银愿景基金签署协议共同发展海外业务及申请虚拟银行牌照的消息,可谓利好不断。

但今日财报发布前,瑞信将众安在线的目标价格从67.3港元下调三分之一至44%,导致股价迅速开始滑落,截至收盘价格比昨日下跌1.68%。

上半年,众安保险的综合成本率由去年同期的129.3%降至约124.0%。而2014至2017年,该指标分别为108.6%、126.6%、104.7%和133.1%。这意味着,众安保险连续四年在承保方面都处于亏损状态。

押注汽车,保费同比翻倍

今年上半年,众安保险共实现总保费收入人民币51.482亿元,同比增长106.6%,而且几乎相当于去年全年的保费收入,位列全国财险市场第13位,较2017年末提升5个名次。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六个月,被保用户超3亿人,人均保单数8.4张,人均保费贡献约人民币17.0元,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保费收入最大的功臣毫无疑问是众安的明星产品尊享e生以及与蚂蚁金服合作的好医保,该部分收入近8亿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在保用户数约222万人。另外,与滴滴合作的滴滴车主保障计划也获得了滴滴出行平台车主的广泛参与,截至2018年6月30日,该产品已积累超过110万被保用户,人均保单约600张。

另外,与诸多P2P平台合作的履约保证险表现也算不错,在上半年现金贷整治造成借款人逾期加剧的情况下,赔付率反倒从去年同期的74%下降至69%。

今年年初,众安保险宣布进军汽车保险,在业内引起较大关注,而从半年报来看,相关业务发展势头不错。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总保费约人民币4.63亿元,月增长率高达25%,用户约26.6万人,合作方包括瓜子、毛豆、灿谷、趣店大白、易鑫等、长安、比亚迪等业内领先企业。

手续费佣金同比翻倍

营收大增,但众安的亏损却加剧了。根据财报,众安保险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人民币6.67亿元,比2017年下半年的7.09亿有所缩减,但是是去年同期2.88亿的两倍多。

对此,众安方面并没有给出解释,只能从成本上找答案。财报显示,上半年众安已产生的赔款净額近20亿,约为去年同期的两倍,赔付率略有升高;另外上半年支付给保险代理的手续费及佣金也是去年同期的两倍;人力成本的增长或许也是原因之一,截至今年上半年,众安保险的员工人数已近三千人,是去年同期的1.5倍,相关的薪酬成本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多;此外上半年3.74亿的研发费用也是一笔较大的支出。

其中,赔付率的升高,众安在财报中解释称,主要原因是个人意外险及汽车保险赔付率较高,也就是说,汽车保险虽然增长较快,但相关模型还有待优化。值得注意的是,财报中提到,2018年1月1日起,众安在与平安产险的共保模式中承担的保费、赔付及其他成本分摊的共保比例,由30%及70%上升为50%及50%,即众安自己承担的赔付比例有所升高,这也是众安赔付成本增加的重要原因。

作为腾讯、马云与平安三大巨头共同成立的互联网保险企业,众安从诞生之日起就备受看好,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但同时其对股东的高度依赖也一直饱受诟病。

从财报中看,众安依然没能成功独立,赔付比例的提高造成了成本的增加与亏损的加剧,而收入的主要来源依然包括蚂蚁金服好医保以及与股东及其投资企业的合作。

不过,众安保险的综合成本率总算有所下降,由去年同期的129.3%降至约124.0%。而2014至2017年,该指标分别为108.6%、126.6%、104.7%和133.1%。这意味着,众安保险连续四年在承保方面都处于亏损状态。

孙宏斌:我不了解许家印为何投资贾跃亭

8月31日,融创中国(01918.HK)正式发布2018年上半年业绩报告,并在香港万豪酒店召开业绩发布会。有记者要求融创中国董事长、执行董事孙宏斌评价,“恒大许家印为何投资FF?”

孙宏斌对此表示,“我不了解。”

后来又有记者询问他对乐视的看法。孙宏斌只是简单说道:“投资者还是看公告吧,如果看不懂公告的话,那我就不多说了。”

融创曾经斥资150多亿元投资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孙宏斌此前短暂担任过乐视网董事长,经常谈起这笔投资。此次发布会,他选择不多评价。

8月29日晚间,乐视网披露2018年半年报。财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乐视网营业收入同比下降82%,为10.0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73.36%,为亏损11.04亿元。

截至今年6月底,乐视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同比下降171.87%,为-4.77亿元,属于资不抵债状态。若至今年底净资产仍为负值,乐视网有可能在明年被监管部门暂停上市。

作为乐视网最重要的子公司,同时也是融创此前押注投资的重点,乐视致新上半年的业绩依然低迷。数据显示,上半年乐融致新营收仅为4.12亿元,净利润亏损3.13亿元,且净资产仍为负值,为-22.04亿元。